树洞君

看完啦,感觉很不错的一本书。 @沉骞  @子非鱼啊  @花繁彼岸
祝小天使们都好好的~

今天看到一个老太太,蹲在我们小区的垃圾堆门口,是在扒拉什么可以回收的东西。

她穿一身破旧的灰色衣服,只露了个佝偻的背影。旁边还不是有人扔垃圾,她就那么蹲在那里,在漫天的垃圾溅起的灰尘中。

心口有点闷闷地痛,一个晚上没说话。明天希望还能见到她,好把我们家的一些塑料瓶子给她。

【自述】一个抑郁质的人是如何活着的

写在前面:
非常感谢 @花繁彼岸  @子非鱼啊 ,感谢你们做的这些事,很温暖!

很高兴 @沉骞 还记得我,前一段时间被卷入了一些事,没有上网,我现在回来啦。

按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的分发,人分为多血质、胆汁质、粘液质、抑郁质。而我是很典型的抑郁质。比如:高度敏感、不合群、厌恶人多吵闹的地方、不喜欢社交(尤其是不熟悉的人)、害怕和别人打交道(尤其害怕和别人发生冲突)、遇上什么事总是无条件退让(不懂得维护自己的权利)一点小事就哭得稀里哗啦(理智上明白那是小事但情感上控制不了)、遇上什么事总是无条件退让(表面上装得自己不在意很大度,其实心里暗暗生闷气)。

并且,一如既往地悲观。认为人生毫无意义,所谓意义不过是人类为了避免直面空虚,编出的一张互相安慰之网。

总之,我敏感多疑、朋友寥寥无几(因为没有精力维持)人际交往,对我来说是个大大的负担啊。只因我对一般的娱乐没什么兴趣(比如看电影、K歌、打游戏),而且很难高兴,但为了顾及朋友的情绪,不得不装作我很高兴的样子,实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。

又格外玻璃心,不喜欢别人的任好的坏的评价。无他,家庭要求太过严格。你若是称赞我,我会担心下一次达不到你的期望;你若是批评我,我会很难稳定情绪。而这两项都很累。对于我来说,可能体验情感的最好方式,不是和真人交往,而是在书里体验,就足够了。一个人静静地呆着,笑点和泪点和一般人不一样也没关系。

总是显得冷漠,实则是无能为力。其实最见不得别人伤心别人哭,若是看见别人哭泣,自己又无能为力,简直和他或者她一样难过了。看到有人受伤亦是。久而久之,只有避开远远的,小心翼翼。又觉得自己卑怯。

常念死。对哲学、心理学、医学、宗教一类的非常感兴趣。常觉得人生百年,快乐者不过须臾,而悲哀者无限。纵使最坦途顺利的人生,掰开看来也充满了各种无奈、悲伤,而这些都是人免不了的。再荣华富贵的人,能逃得开生老病死吗?人生短短几十年,却是为了讨一口饭吃,你争我夺,你推我挤。好不热闹。

好不荒凉。

贼不爽,又被校车司机吼了。有话不能好好说么?!

今天干了一件很好的事。啊,面对那个小姐姐好像在面对自己。我们的家庭环境很像。

很开心啊。我干了一件让自己非常开心的事。

希望小姐姐这次能逃离成功,获得幸福。祝福她。

我也不太明白,为什么同一件事,大家看到的都那么不一样。我太容易看到黑暗的一面,然后自我的意志又太过脆弱。往往别人怎么说,我就这么做。

所以说,活着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。而死去的人又得到了什么呢。

but the truth tells lies.

我知道我脑海里不断重复的很多所谓的事实都不是真的,可是就是停不下来。

好像戴着灰眼镜看这个世界,没有色彩;
好像披着一张欢乐的皮,稍微一戳泪水就噗噗地漏出来。

每次看书的时候都在想,哎呀我要是得这种病就好了,死的快。那个也不错……就是太痛了。

要不还是自己来吧。万一被抢救过来就不好了。

唉,还是活着吧。

不过死了也很舒服。

唉还是活着吧。

死吧。

死循环……

我觉得我以后大概会是个好的精神科医生。特别小的时候就会照顾家里人情绪,上学之后又是个树洞。

当然,前提是我还活着啦啦啦。

【杂谈】大概是真的有力气去挽回这一切了

一直在扮演另外一个人,聪明、学习优异还有与良好的人际关系。所谓别人家的孩子。

然而我累了。我演不下去了。

当然,难度也是越来越高。小学时考第一名不过是提前学点东西再加点机智就可以,虽然要牺牲很多,但还是可以做到的。并且那个时候父母不那么吝惜自己的表扬,老师相对会对好孩子多一些关注,同学在家长的教育下还是会倾向于和所谓的好孩子玩。虽然不快乐,但毕竟还是过得去。虽然我真的真的很讨厌学习,但回报还可以,也就将就着过了。

初中不幸去了全省最好的初中的实验班。或许那就是一切悲剧的开始。离家、巨大的学习压力、严苛的校规,不好融入的同学关系……而我的父母做得最多的事就是让我好好学习。好吧,就算他们不那么要求我,小学时候形成的心理惯性也迫使我病态地追求学习成绩。我完全不怪我的父母,他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送进这所学校,至少,一所私立初中的学费对于他们来说绝不便宜。我又能怎么样呢?可是拿第一名真的好难啊,同学大多都是省会城市出身,从小到大奥数、英语、兴趣班就没有断过,更不怕与别人交流,自信满满。我就算只拼学习也拼不过他们。

我又能怎么样呢?大概就是保持十来名的样子,默默当一个那种既不受到重视、也不因为劣迹斑斑受到特别关心的普通学生。真是如同在监狱里服刑的三年。

人心不足蛇吞象。父母还是以为我能拿第一。怎么可能呢?小学不过是那一片地区随机选出的孩子罢了,初中可以说是全省最优秀的学生的汇聚。我有几分聪明,但不是天才。就算是天才,一颗聪明的大脑也无法在充满悲伤的情绪下有活力地运转。可悲的是,那时我自己也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应该考第一名。

别人的监视不那么可怕,你总有从他眼皮子底下溜出去的时候。可怕的是来源于自己的监视,24小时不间断、不放过任何一个错误,不然他就在你的脑海里吵闹不休,甚至说你不配活着。

但我发现了一个诀窍,那就是麻木地活着、混沌地活着,丢开我自己。听着指令走就好了。这里不需要你,只需要一个会学习、会考试的行尸走肉。

真的很管用。在开心愉快消失的同时,悲伤和压力也没那么大了,好像压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轻了一点,那些指责的声音也小了。就当成是在做噩梦好了。反正没多少快乐,不是吗?

或许这就是我挥之不去的抑郁情绪的起源。

其实中考考得真的不错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去成我母亲希望我去的那所高中(就是我初中那所学校的高中部)可能我潜意识就想逃离那所学校吧。

高考在即,高中的一切不过是换汤不换药。有过非常短暂的快乐时光,但是终究归于要面对高考。

我突然发现初中的那一套行不通了,因为高中的知识更为繁杂,老师不可能一遍又一遍地给你灌输,更需要你自己去学习,去查漏补缺。可是这些我做不到。我可悲地认为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(当然,学校也是这么灌输的)然后饮用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鸡汤……

确实有振奋的作用。暂时性的。我可以整天整天不离开座位,然后晚上只睡四五个小时。

可惜是假的。那时我虽然亢奋至极,但是只能做一些很基本、我已经很熟练的东西。我的大脑处理不了更难的东西了。

然后我就睡不着了。大脑像是飞驰却没有刹车的车,它在狂奔……

最终当然是撞个稀巴烂才能停下来。

我崩溃了,然后又亢奋、抑郁、崩溃、好转,再继续亢奋、抑郁……如此循环直至高考。

这或许又是我轻度狂躁的来源。兴奋时思绪万千,思维跳跃极大,情绪激动。这时候仿佛我是世界的中心,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,未来光明得一塌糊涂。精神极度亢奋,可以连续学习好久不休不眠。

大学反复过好几次,但相对来说要轻微很多,毕竟考试不再是命运的判官了。

以前我都在默默忍受,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些情绪可能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——它是一种病。最近几天期末考试我又有反复,但是这次我不会再忍下去了。

自杀对我来说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——有一段时间没时间就研究一下,而且学医的最大好处就在于可以有各种方法弄死自己。

重要的是无痛哦。终于可以安稳地睡下去。前面也是雨,不如让我干脆倒在这一片泥泞之中吧。

但是我已经长大了。父母的过错,学校的过错,自己年幼无知的过错,那些都是不可以挽回的。但我现在已经长大了。我有能力背负起自己的命运了。

我已经长大了,我有能力自救了。我还可以尝试去挽回这一切。

未来或许可以这样:我先去医院看看,先去鉴别一下我到底是不是抑郁+狂躁这种双向情感障碍;然后慢慢治好它,和它和平相处(虽然周围的人可能并不理解,不过那也没什么关系吧);然后从大学毕业。

最后我可能会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或者心理咨询师,然后把更多的小伙伴拖出这个坑。也算是拉了过去的自己一把。

再然后的然后,可能去发展大数据,及时关注网络上关于抑郁、情绪低落等等的朋友们,或许真的可以拉他们一把呢。

所以,先鼓励自己去医院看看吧。

我还没到应该去死的时候,我的命还有用。纵使前路荆棘,我可能还是会一直走下去。

今晚有点兴奋,写完之后好多了。

感谢你阅读至此 :)

抱歉占tag。如果确诊没事我就删了吧(哈哈哈怎么可能不是)